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 ——《絕對財富》教育的財富

2017-01-05 10:04瀏覽數:140
分享到:

  “我們這個全關系圖就像一個天眼,安詳而慈悲的看著我們。就在這個天眼中隱藏著一個大秘密。我想肯定有一天有人會悟出來的?!?/p>


  再讀陳玉松先生的《絕對財富》,再品、再悟陳玉松先生的全關系圖,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就是陳玉松先生所說的“有一天會悟出來的”那一個發現全關系圖里隱含大秘密的人,總之,今天當我再看這只安詳而慈悲的天眼時,我看到了這里隱藏著一個人、一個企事業、一個國家乃至我們全世界獲得絕對財富的大寶藏。


  陳玉松先生的全關系圖中,“我”獨占了一圈,并且是全關系的中心點,“我”與父母,是全關系圖里的第一層關系,生命和情感就是從這里開始也是從這里延伸,所以,我們行孝首先從這里開始,然后再把這種孝道落實到第二層關系的兄弟姐妹那里,然后再行到親戚、朋友、鄰里、鄉里,最后行到全人類。而“我”又與同事和人類括在一起,就表示通過“我”和同事共同做到了孝悌忠信,共同帶動全人類完成了孝悌忠信。如是這樣:“我”是幸福的,父母是幸福的,兄弟姐妹是幸福的,親戚朋友、鄰里和鄉里是幸福的,最后我們全人類就是幸福的。如此看來,陳玉松先生的全關系圖,是給我們人類帶來光明的大智慧,是讓我們個人乃至企事業獲得絕對財富的大智慧。


  而我,身為一個教育人,今天只想在這里就陳玉松先生的《絕對財富》,就陳玉松先生發現的全關系圖,談一下它帶給我帶來的關于做幸福教育,做幸福教育人的一些思考。


做幸福教育


  陳玉松先生說:孝道是生命的命根,也就是根本。


  陳玉松先生也說:世間有三件事情做起來是對人類有益無害的,賣花的、賣香的、賣傘的。


  陳玉松先生還說:二十年前我就想應該還有一件事也是對人類有益無害的,那就是健康產業。


  而今,我聽了陳玉松先生說,卻想繼陳玉松先生之后、在二十年后的今天說:如果我們利用好全關系圖,做好一個根本,行好一個孝字,就還應該有一件事更是對人類有益無害的,那就是教育事業。


  只是隨著社會的發展,我們卻把老祖先留給我們的事業做偏了,做走樣了。我們走著走著就丟了老祖先留給我們的一個孝字,忘了忠,忘了信,忘了成就圣賢的道德學問,忘了最根本的一件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萬事開太平。


  你想啊,如果不是我們忘了這一個根本,我們的教育就不會出現為了生存而始終無法改變的應試教育;就不會出現為了應試教育而出現的亂補課、亂辦班、亂收費;也不會出現老師和家長的迭連叫苦。丟了根本的教育,我們都苦,我們都累,甚至我們社會都跟著累了!


  只有《絕對財富》能讓教育找回本源。


  陳玉松先生的健康產業,永遠讓人獲得健康,就是道;陳玉松先生讓自己和全人類得到健康,就是德。加在一起就是道德。這樣的道德放在我們做教育上,就是讓每一個孩子無論美丑,無論貧富,無論身體心智有何不同,都永遠獲得教育,我們就是做到了有道德。


  所以教育,不是簡單的教書育人的過程,更準確一點的說它該是施道傳德的過程。


  所謂的施道傳德,就是首先要讓受教育的主體,都受到教育獲得教育,然后健康成長的一個過程。而這一個過程我們要做得好,就不要脫離萬象的本源,脫離一個孝字。有了這個本源,我們就會知道,我們的教育其實一直在做的就是我們教育的老祖先孔子所說的:因材施教。即,因環境、教育、學生本身的實踐以及先天的遺傳素質不同,針對學生存在的個體差異,做到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采取不同的措施,最后使每個學生的智慧、才能、興趣特點都得到發展的教育。有了這樣的教育,我們才能真正實現育人的教育,而不是走入只是追求分數的誤區,走入只是為了知識而學知識的誤區,走入一個分數有了但卻丟了體質、丟了能力,丟了讓學生綜合發展的誤區。


  “因材施教”出自孔子《論語?雍也》:“圣人之道,粗精雖無二致,但其施教,則必因其材而篤焉?!彼m不是孔子的原話,卻是對孔子教學實踐中一條基本原則的準確概括。想來其實這也是讓我們做實做好一個孝字的原則。


  當我們知道了做教育的根本就是做好一個孝字,我們就知道我們做教育的本質其實就讓每一個受教育的人都真正的成長起來。怎么才能算真正的成長起來?其實就是我們在教育中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在德智體美勞得到全面發展。而不再是為了應試而應試;不再讓辦學盲從了一種教育的浮華,不再讓評價教育的好與壞盲從了一種社會的浮華。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徹底摒棄了應試教育,真正走向素質教育,走向老祖先給我們留下的教育,走向幸福教育。


做幸福教育人


  人之初,性本善。為什么走著走著我們中的很多人就丟了這個“善”,或是沒有讓這個善成為大善?那是因為在陳玉松先生的全關系圖中,你走著走著,就把自己停止在第一圈或者是第二圈了,所以,你獲得的幸福也就小了。而做幸福的教育人,則要求你一定要做一個能跳出全關系圖中第二圈的人。


  《孝經》的“開宗明義”中的第一章就指出行孝的三個層次:夫孝,始于事親,中于事君,終于立身。行孝,我們就必須把它從孝父母擴展到社會上,為事業,為國家盡忠,服務人民,這樣我們才能從小我走進大我,從小幸福走進大幸福。這該是一種生的境界,菩薩的境界,一種自己覺悟也讓他人覺悟的大境界。


  有了這樣的境界,你才會放下對立,放下怨恨惱恨煩。你就會出現真正的感恩之心、大愛之心、慈悲之心。


  你就會守著一個孝字,按平等、尊重、關懷、扶持、同樂的順序次第去做事;就能做到:真誠、周到、樸實、自然、親切的去服務自己的事業;做到用善心、愛心、實心、仁心、恒心去做教育。你也才會甘心情愿的做到:兩眼一睜,忙到熄燈。


  有了這樣的境界,你才會感恩于自己所從事的職業,感恩于工作中領導給予自己的崗位,然后做到盡自己的本分去工作,干得好,干得出色,最后達到陳玉松先生所說的“蔥的境界?!?/p>


  有了這樣的境界,你才會放下私心,丟下利己思想,凌駕于金錢利益名譽之上,做一個真正的教育者。

  有了這樣的境界,你才會彎下腰用一顆慈善的心去教育去呵護每一個孩子的健康成長。做一個真正的“傳道授業”人。


  有了這樣的境界,你才不會讓私心和隨性丟了一個教師的魂,丟了一個教師該行的道,該有的德。


  寫到這里的時候,我不禁想到了發生在我眼前的許多教育事實。


  氣大傷身,這是古訓??墒俏覀冎械脑S多教育者面對自己的學生怎么教也教不好,就生了氣,面對自己的學生不聽管教就生了氣,甚至有時對學生還施以言語上的嚴厲批評,人格和尊嚴上的攻擊,更甚至是動以體罰,這時他們是真的忘了自己在做的是一項育人的事業。其實孩子和花草樹木沒有什么區別,長歪了出問題了這是常事,難道花不開了,草不長了,樹木不直了,我們對他吼,對他生氣,對他動手動腳就能解決了嗎?答案當然是不能。這樣的做的結果很明顯是傷了自己的身心也傷了正在成長中的學生的身和心。有了這樣的教育你會幸福嗎?孩子會幸福嗎?


  我想這時我們就該想到陳玉松先生所追尋的做事所要回歸的本源,用對父母的孝心和對人民盡忠的思想來做我們的教育。用平等、尊重、關懷、扶持、同樂去呵護教育;用:真誠、周到、樸實、自然、親切去成長教育;用:善心、愛心、實心、仁心、恒心去發展教育。


  任何事物都有向光性,其實孝就是光,愛就是光,只要向著光,向著事物的本源去了,我們就都會幸福了。


行到水窮處,做看云起時


  陳玉松先生說:做事業大體上有兩個驅動力:欲望驅動力和本源驅動力。


  我想的是無論是做企業還是做事業,更多的時候我們都會被欲望迷茫了自己的心,然后走著走著會在有一天突然感覺無路可尋了,無法再追索了,這時我們都會想到一句經典的詩句: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然而現實生活中能真正懂得這樣境界的人又有多少呢?


  陳玉松先生在《絕對財富》中這樣告訴我們:


  我們沿著人類所有的情感和所有的關系逆流而上,一直往這條河流的發源地去追索,最后這種追索就集中到孝道上來了。到達了與生俱來的這里,我們就追到了水的源頭,就追到了水窮處。到達了這里,似乎到了絕處,抬頭一看,看到了天空中飄動的云彩,我們就恍然大悟,水是從云而來的。這時,我們就看到了本源,看到了真正的全關系,看到那只安詳而慈悲的眼睛正看著我們,也在告訴我們:


  在自己工作上一門深入下去,不受外界的干擾,在工作中去體會孝,體會大愛,體會絕對財富,這樣一門深入地保持下去,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最后會怎么樣呢?


  最后就會讓我們從事的事業也讓我們自己,走進無我純善的境界,走進佛的境界,儒的境界、愛的境界、孝的境界、共產主義的境界、絕對財富的境界!


  如果這樣,如果你做的是教育,你所做的教育就是真正的幸福教育,你也就是真正的幸福教育人了!


  《絕對財富》,我們教育的財富?。▌Ⅺ惥?,教育專家、著名詩人。)

子公司:

珍奧進出口

珍奧新生態

珍奧醫藥批發

關注我們
 
 

全國客服熱線

800-915-9555

400-848-0777

關注珍奧

關注保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