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財富》:讓企業哲學思想落地生根

2017-01-05 10:40瀏覽數:182
分享到:

   《絕對財富》的核心就是作者陳玉松先生所發現的理體,即孝之本源。貫穿全書的就是孝這一字,極其簡潔,又高度涵蓋。理體也是此書的理論核心,是思想在心靈深處綻放的圣花。

  陳玉松先生給絕對財富的定義是:絕對財富是企業的最高信仰,是企業最終極的追求,是企業經營的根本理體。它還是一種能量和動力,一種體系和秩序。

  實踐檢驗真理是事后檢驗,但理論和思想對人類的影響是事前的。

  陳玉松先生這本書其實是在十年前就寫完了,創作于《思想力》和《珍奧辯證法》之后。之所以沒有發表,是因為先生懷揣著振興產業的強烈責任感,擔負民族復興的使命,乃至對全人類傾注的大愛長情,他認為還需要在踐行中反復體悟,在體悟中反復踐行。當然其實也不乏先生的謙卑之心。先生做健康產業,造福人類,銘記初心,從一開始到現在,未曾撼動過!二十多年的砥礪前行、矢志不渝,早已把一個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小棉襖,變成了從孝父母到孝天下父母的大棉襖。珍奧雙迪也從造福人類健康本愿開始,形成全球五億人互動的健康生態圈,而《絕對財富》也已從本愿升華成信仰。

陳玉松

  有人說《絕對財富》是思想在自由飛翔。但行文中看似不經意的一句話,思想又何止是飛翔呢?思想是落地的,是遍地開花的,而且是對經濟社會最切實的關照。

  也是機緣巧合,正好看到吳敬璉先生11月4日在大梅沙中國創新論壇的演講,其間,吳老先生說到,在上月北方的“野三坡中國經濟論壇”的三句話:開拓思想市場,研究基本問題,探索中國長期發展的路徑。

  作為經濟學泰斗的吳敬璉先生,在探討“十三五”的重大課題的最后,語重心長地提到已故的諾貝爾經濟學家——羅納德·哈里·科斯,在百歲之際時所言,我有重要的話要對中國說,“如果中國經濟面臨著一個重要問題,即缺乏思想市場,這是中國經濟諸多弊端和現象叢生的根源?!眳窍壬鷴伌u引玉,而開頭的三句話的映照也該是對思想市場的期許。

  一面鏡子可以反射自己,一個外國專家透過深層的現象看到本質,他捕捉的恰恰是我們中國人自己最容易忽略的問題??扑瓜扔谥袊颂岢隽税Y結所在,中國人的效率并不低,但在市場標新立異方面卻乏善可陳,即只有一個商品市場,卻沒有一個與之相匹配的思想市場,它使中國創新匱乏,人才的多樣性和有效使用被阻滯,大學不能承擔起文明創造之源的使命,整個體制缺少一種道德和知識的基礎。

  也許是陳玉松先生和科斯先生在冥冥之中有著某種機緣,兩個偉大的人同時看到了中國問題之所在?!督^對財富》全書蘊含著豐富的中華傳統文化思想,并以此為堅實的根基,形成獨特的強大的思想體系。當一手孝道,一手商道的全關系營銷,這一企業核心經營理念的橫空出世,似乎在告訴人們,在當下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時期,中國人的眼睛是明亮的,我們和當今世界經濟前沿的理念是共通的,我們在思想市場有無數的星星之火,一旦契機的東風出現,必成燎原之勢。

  這又何嘗不是兩位思想大家之間、未曾約定、穿越時空的思想碰撞和共識呢?

思想市場是什么?就是不同的觀點、信仰、理念、學術思想、政治主張之間的競爭。它有三個層次,即由學者、哲學家、經濟學家等組成的“學術市場”;公共知識分子、媒體、出版社、教師等所構成的“傳播市場”;政策制造者、顧問、政治領袖等所構成的實踐市場。

  讓我們再往前看,中國歷史上最具思想自由的時代出現在兩千多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那個時候出現了諸多偉大的思想家,包括孔子、老子、孟子、孫子等等,他們的思想已成為中華文化的精髓。當時的諸侯也是求賢若渴,廣召天下精英,可謂遷客騷人薈萃,思想之翼如鳳舞九天,才情之華似星漢燦爛!造就了千古聞名的“百家爭鳴”的繁榮局面。齊國首都臨淄西門下的稷下學宮,就是當時規模很大的市場,出現了很多聚才大戶,比如最富盛名的“戰國四公子”——信陵君、孟嘗君、春申君、平原君,他們不惜財力,大量絭養門客,一起討論治國、修身之道,在需要時,這些平時養尊處優的門客就是謀士,他們求富貴、取尊榮,甚至建立不朽功勛??鬃尤缡?,陳涉如是,項羽、劉邦亦如是。

  可見思想的力量是驚人的。人類社會的變遷、進步、發展,都是思想力的推波助瀾。但同時,也有可怕的一面,一旦在階級矛盾、權利紛爭、統治利益的沖突和不可調和下,也會滋生災害。例如,秦始皇焚書坑儒,漢武帝獨尊儒術,滿清文字獄都對思想市場造成極大破壞,給中國文化帶來巨大損失。

  十八大提出的改革目標,就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具體指什么?就是我們需要觀點和思想的自由競爭。

  學者的獨立精神非常重要,但現在的問題是個人在思考,社會不思考。保持心靈自由就要追求深思的生活,而不是享受生活,否則,就失去了心靈自由。因為享受就是在過程中消耗前人創造的成果,而使思想停滯不前。獨立是世界的終端,沒有獨立就意味著我們沒有終端。

  這和陳玉松先生帶領珍奧雙迪員工,用造福人類健康的菩薩行大孝天下蒼生,追求絕對財富的信仰,踐行漸悟是完全統一的。珍奧雙迪沒有超級武器,用的都是華夏五千的文化,并將這些文化融入企業管理、人生實踐,既傳承了中華文化,又顛覆了現代人所謂的新思想。正如本書簡介上所說:陳玉松先生所述的理體、全關系營銷、孝商等創建型的理論概念,將企業管理哲學上升到了信仰的高度。那些充滿洞見之光的思想和真實不虛的體悟,對企業、社會、人生、乃至整個人類都是有所幫助和裨益的。

  恩格斯說過:“社會上一旦有技術的需要,則這種需要就會比十所大學更能把科學推向前進?!比嗣竦牧α渴菬o窮的,市場的力量是無限的。

  社會的思想變革和人類的進步,基本上都是在新的理論推動下出現的,沒有理念的變化就沒有政策和制度的改變,沒有思想市場,就很難有新的理論的出現和傳播。思想要飛翔,既要越飛越高、越飛越遠,又要作用于人類和社會。歐洲的文藝復興譜寫了西方文明史的光輝燦爛的一頁,而大航海時代的那些勇于探索的思想和踐行,促成了新大陸了的開發,世界經濟貿易的繁華,開啟了人類歷史的新篇章。正是思想的變革,才喚醒了資產階級革命,迎來了工業革命,使人類社會進入了快速發展的道路。

  社會的思想變革通常不是一種利益戰勝了另一種利益,而是一種主義戰勝了另一種主義,或是新的先進的理念戰勝了舊的落后的理念,或者說理念戰勝了利益。許多變革,表面是利益的勝利,實際是理念的勝利。比如說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民族主義革命,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戰勝了西方主義。我們靠著信仰從井岡山一直打到三八線,接著用''一聲巨響''震驚了世界,走進了聯合國。我們不是沒有能力,是中華民族在諸多歷史時期被自己的思想所禁固,這正是一些偏見和自負釀成的后果,讓這個偉大的民族從盛唐時代的巔峰逐漸滑落到了飽經滄桑、水深火熱、受盡屈辱、國破家亡的苦難歲月。

  強國興邦,中國覺醒了。所以改革的成果世人有目共睹。開放就意味著好壞并進,思想也一樣。但關鍵是我們在吸收的同時,也要學會消化,“取其精華,去其糟粕”。開放自由的思想市場,或許不能阻止錯誤思想或邪念的產生,但歷史一再證明,壓抑思想市場只會導致更壞的結果。

  不得不承認,我們曾一度沒有了自己的思想,當然學習先進以求進步是對的,但不能沒有我們自己的根基,這根基就是我們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思想。我們從過去的“洋貨、洋玩意”,到現在的“拿來主義”,比如全面質量管理,各種國際標準化,認證體系,企業經營管理,中外合品牌,很多“泊來品”。

  慶幸的是,我們在覺悟,這就是在踐行中體悟,如果總跟在別人后面,還是要挨打。所以我們在力爭自助主研發,擁有自己的知識產權,摸索自己的經濟規律,做自己的行業標準,在各個領域力求突破、超越;所以我們的高鐵在世界上一花獨放,我們的工程技術讓世界仰視,我們的航天彰顯大國之態,我們的國防建設令世界膽寒。

  認真領悟絕對財富的理念就會明白,思想的禁固帶給人們的物質、精神財富都是曇花一現,只是相對的財富。因為那些千姿百態的思想理念,摻雜了太多的利益、私心、貪念、欲望、污濁,沒有本源的根基,沒有善念的種子。而絕對財富的純善,它的大愛,把任何人都視為佛,這才是人間最可敬、最神圣的思想之源。

  歷史上,在不同的階段出現過不同的危機,有社會的、國家的、政治的、經濟的等等危機。但最大的危機是什么呢?不是金錢,也不是有形的事物,而是人們的觀念。

  這個危機是世界范圍的,是史無前例的,也是思想領域的,很特殊。

  人們過于看重感官價值,看重財產、名譽,看重等級。于是大家都戴著不同的特殊標簽,都在強調自己的重要性,也期望自己是壓倒一切的。人們成了感官價值和物質價值的俘虜,所以戰爭和爭端不斷發生。

  就企業而言,以往企業的危機要點是如何利用人和物,也就是危機由人和物引發,現在是思想的危機。

企業只要能運行,任何手段都可能被觀念合法化。在此名義下,可以輕而易舉地毀掉成千上萬人的生活。企業現在具備了一種了不起的能力,可以將不正當變成合法化,并產生合法化的觀念結構,經營變成惡意的摧毀乃至徹底消滅對手。

  特殊危機要特殊解決,那必須在思想里變革。而這場革命的發生不能通過別人、通過任何媒體、通過任何組織。這場革命必須通過企業,通過企業當中的每一個人來實現。為什么?因為治病要治本,就是要回歸本源,找回初發心。

  絕對財富不是在用何種理論去教化人心,因為這本書里流淌著的是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沉淀下來的血脈之魂。只有華夏文化才能把自然、科學、思想結合得如此完美,把深奧的道法詮釋得如此簡潔、晶瑩剔透。

  而珍奧雙迪是絕對財富實踐的大樣本。從生產、消費、消費者、消費商、分享經濟……再生產、在消費……分享經濟,形成造福人類健康產業的大循環。珍奧雙迪所做的是全關系的營銷,是讓所有人實現絕對財富!

  湯因比博士被成為二十一世紀當之無愧的、最知名的歷史學家和偉大的智者,他在《展望二十一世紀》書中說,今天的人類社會已經到了最危機的時代,而且還是人類咎由自取的結果。拯救二十一世紀人類社會的只有中國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所以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我在這可以肯定地說,絕對財富所揭示的理體和本源,就是我們所說的在生活和工作中回歸理體和本源的偉大實踐活動將是湯因比博士這個學說的最佳落實方案。

   “如果有人沒有從本書中得到利益,我就辜負了他。但是我想不會有這種結果的,因為此書中,字里行間都是善,都是孝,他能得到善的熏陶,又能盡孝,這就夠了?!苯^對財富在陳玉松先生心里扎下了根,也在全關系里扎下了根。說到底是純善的思想在他心里扎下了根。楊慶華(楊慶華,作家、新聞觀察員。)


子公司:

珍奧進出口

珍奧新生態

珍奧醫藥批發

關注我們
 
 

全國客服熱線

800-915-9555

400-848-0777

關注珍奧

關注保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