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道德創造“絕對財富”

2017-01-05 10:19瀏覽數:138
分享到:

“我們已走得太遠,以至于我們忘了為什么而出發?!奔o伯倫的這句話時常被人提起,詩人用至樸至真的話告訴我們,如果忘了出發目的,走得越遠就越背離初心。

翻開這本名為《絕對財富》的書,首先映入眼簾的章節是“找到初發心和原點”,我的好奇心和閱讀欲隨之陡然增加,一本以“財富”而且是“絕對財富”為名的金融著作,為什么反常規地探究起了人性本源?相比起尋常金融著作,這本書多了一些哲學思考;相比起各類“心靈雞湯”,這本書多了一些專業素養——這究竟會是一種怎樣與眾不同的閱讀體驗?帶著這些疑問,我得以走進作者陳玉松先生的內心世界,了解到珍奧雙迪孑然獨立的企業文化。

陳玉松

工商管理學碩士,教授研究員級高級經濟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清華大學繼續教育學院、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客座教授,中國保健協會副理事長,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常務理事,中華慈善總會榮譽副會長,中國社會工作協會企業公民委員會副會長……陳玉松先生身上,有太多職業標簽,不過,真正引起我興趣的,還是其早年的參軍經歷。出身于行伍、深造于高校、鏖戰于商途……這是一種怎樣豐富的人生經歷,又是一種何其成功的職業轉型?一次次華麗轉身的背后,陳玉松先生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這一切,都能在《絕對財富》中找到答案。

《絕對財富》前面的章節并沒有在探討財富,而是更像作者的心靈自述——從“我如是說”到“我的思考”,直至“我終于悟透了”,“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全書二十五章,每一章都以“我聽我母親這樣說過”為始,陳玉松先生以屬于自己的方式紀念自己的母親,整本書也因此貫穿于母親講述的故事之中。溫婉的敘事方式雖然沒有大開大合的氣勢,但氤氳其中的親情卻足以力透紙背,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回不去的故鄉,令我們魂牽夢繞的,還有記憶深處母親的模樣。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有什么心情,比聽到母親的召喚更迫切?有什么記憶,比媽媽這樣說過更令人記憶深刻?當陳玉松先生一再強調“述而不作”的時候,他始終身體力行的是敦親睦鄰的孝文化。

中華孝親敬老十大楷模、中國十大慈善人物、中國公益事業十大功勛人物……學者與商人的身份之外,陳玉松還是一位當之無愧的慈善家。他用企業文化描繪出了自己的商業版圖,與此同時,他用潤物無聲的捐助踐行著“達則兼濟天下”的人生信念。所謂“百善孝為先”,孝文化之所以源遠流長,不僅在于敬奉雙親、和睦家庭,更在于“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天下大同理想。至純方得至真,至孝使能至仁,若如此,方為懷德天下的德之大者。恰如孔子所說“德不孤,必有鄰”。小到個人成長,大到企業發展,德行天下之路上從來都不乏同行者,與其說這是企業文化的熏陶,毋寧說是企業家人格魅力的體現,身處物欲橫流的現實社會,這更是一種難能可貴的企業家品質。

“企業家的血管里要流淌道德的血液?!苯陙?,這句話頻頻被人提及。但是,道德的血液不可能憑空而生,更不能維系于人工輸血,要想使道德的血液運轉周身,首先就需要企業家自身有足夠的造血功能,而這顯然取決于文化的積淀以及道德的養成。文化習慣的形成非朝夕之功,若非歷盡滄桑難能洗盡鉛華;道德素養的提高更非各種“速成班”所能完成,若非內心篤定很難淡定從容。在《絕對財富》一書中,看不到對“絕對財富”的絕對渴望,看到的只是對絕對文化的絕對推崇。由一個個溫馨感人的小故事串聯起來的,是作者對內心世界的自我剖析,以及對現代商業的后現代反思。誰又能說,這只是無心栽花的妙手偶得,而不是見微知著的匠心獨運?

“治國有常,而利民為本?!睘檎呷绱?,經商者概莫能外。欲成大事業,先要具有大視野,而這種視野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胸懷。夢想之可貴,不僅在于勾勒出無限美好的愿景,更在于通過努力今日的愿景將成為明日的現實。所謂夢想,不僅有“夢”,而且有“想”,這個“想”是構想、是規劃、是美夢成真的舉目之綱。 站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馬丁·路德·金振臂高呼“我有一個夢想”。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夢想,撇開那些瑣碎的個人敘事,在關乎個人價值、民族興衰的重大抉擇面前,個人的夢想往往不可避免打著時代的標簽,因為他們骨子里流淌著同樣的文化基因。這樣的夢想是個人的,更是民族的。在實現“中國夢”的偉大歷史進程中,文化軟實力的影響力日益凸顯,這不僅是民族振興的根基,也是企業乃至個人發展的根本。

身處資訊無限發達的今天,各種闡述企業文化的書籍汗牛充棟,然而,與多數坐而論道者不同,陳玉松先生沒有針對企業運營侃侃而談,而是結合自己的人生經歷娓娓道來。這樣的論述方式,不僅使文化這個宏大的時代命題更加具象,而且使讀者從感情上更加容易接受。不局限于孝道而盡得孝道精髓,不偏執于文化而盡得文化之要義,正所謂“天籟不喧、大音希聲”,這種以作者自我感受為脈絡的敘述方式,帶給讀者的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閱讀體驗。

社會因夢想而發展,時代因夢想而進步。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夢想,在眾說紛紜的個人敘事之外,總有一些極易引起共鳴的大同訴求。至此,我似乎得以理解《絕對財富》這本書的真正用意——德行天下的過程中,擁有道德就能擁有財富,絕對的道德就能創造絕對的財富。文/趙志疆(趙志疆,評論家、資深媒體人、河南《大河報》評論部主任、首席評論員。)


友情鏈接:

珍奧進出口

珍奧新生態

珍奧醫藥批發

關注我們
 
 

全國客服熱線

800-915-9555

400-848-0777

關注珍奧

關注保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