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財富》引人入勝的財富終極沉思

2017-01-05 10:10瀏覽數:201
分享到:

勞動是財富之父,土地是財富之母

                                ——威廉·配第

讀完陳玉松先生的《絕對財富》一書,沉思了好長時間,總想寫點什么,但好像又無從寫起。一個企業家,一個成功的企業家,當他擁有了萬貫家財后,他想的不是獲得更多的財富,如何享受這些財富,如何將他的財富留給他的后人,以延續他本能的自私基因,而是思考著一個深奧的,有關人性本質的財富終極哲學問題。這樣的企業家表征的是人類的良知,表征的是中華文明最優秀的文化品質。

財富多么引人入勝的詞語,它記錄了人世間多少悲喜哀樂,記錄了人世間多少征戰戕伐,記錄了人世間多少興盛和衰落。但它始終無法讓大千世界的人們,從它的桎梏中走出來。我感覺陳玉松先生作為財富擁有者的佼佼者,從財富的桎梏中走了出來,走的那么瀟灑,那么徹底,那么至終止極。

從早期英國古典經濟學家威廉·配第的財富觀來看,財富源于自然,形成于人類的勞動,勞動又將財富引向了人類無窮無盡創造力的美妙旋律中,增加了人們對財富的神奇向往和沉思。勞動體現的是人類無限的創造力,創造表現在人的生存必需物品和精神需求兩個層次上,物品創造是我們生存繁衍的基本保障,精神創造是人性之終極追求,它會帶給我們無限玄妙的幸福享受,使我們擺脫精神空虛的寂寞。

陳玉松先生在創造物質財富的實踐過程中,體驗到成功占有物質財富后的寂寞和空虛,他以商人的精明,從寂寞和空虛中走了出來,將創造財富、享受財富的實踐提升到人的精神世界,尋找一種他認為的絕對財富。從哲學角度看,他的絕對財富可理解為一種終極財富,也可延伸為永恒的財富,盡管從科學的角度看,世界上不存在永恒的東西,那也就不存在永恒的財富,但相對于我們的精神世界,永恒財富為什么不能存在,為什么不能變為絕對財富。

回過頭來,我們看看陳玉松先生是如何來尋找他的絕對財富的,他認為絕對財富是一種客觀存在,不能被發明,只能被發現。他和他的企業團隊通過長期的財富創造實踐,發現了絕對財富,而不是發明了絕對財富。那他又是如何發現絕對財富的呢?他的方法是“聽母親說”通過聽母親說的發現方法,找到絕對財富的表現形式——孝,孝能不能作為一種絕對財富,我一開始是懷疑的,當認真看了他的推理過程,基本被他的推理過程征服了。一個人或一個企業擁有孝的文化或孝的企業文化,可以說它擁有了一種財富。財富存在的基本意義是服務于人和社會,當把孝的文化和孝的企業文化開發為真正的文化財富后,可以服務于父母,服務于家人,服務于身邊人,服務于社會。而且,這種服務是全方位、立體型的,具有絕對性和永恒性,把它看作絕對財富,是那么的恰當,那么自然,那么完美的體現了對道的體貼。

聽母親說是一面發現財富的鏡子,孝將這面鏡子變為了能聚焦的透鏡,以發現更多絕對財富。通過這面會聚焦的透鏡,陳玉松先生發現了隱藏在孝后面更多的絕對財富——智慧、善和造福人類。當把這些理念和由它們引發的人的行動,作為一種絕對財富,融入企業創造財富的過程中,它們變為企業的最高信仰、終極追求和根本理念,進而變為企業的能量和動力、體系和秩序,使企業成為展現宇宙和人生真相的舞臺。當一個企業具有了這些絕對財富,它就具有了點石成金的魔棒,可以創造孝商、全關系營銷、企業理體等企業創造財富的全新模式和成功模式,以保持企業永不衰敗。

讀完陳玉松先生的《絕對財富》一書,讓我這樣一個,人生從無走出學校大門的書生,真正體驗了一次創造財富的心理歷程,并在我內心世界留下了,那么美好、那么實在、那么具有哲理的財富沉思。絕對財富是一種集孝、智慧和善而造福人類的終極追求,也是人和企業活動的終極追求,是人和企業的永恒財富。韓永進

(韓永進: 天津大學科學技術與社會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


子公司:

珍奧進出口

珍奧新生態

珍奧醫藥批發

關注我們
 
 

全國客服熱線

800-915-9555

400-848-0777

關注珍奧

關注保健在線